满堂彩规则-古典情结

是豪迈的太白,是忧郁的杜甫,是壮志难愁昌黎,是清秀的小杜。悠悠古道,绵绵古情,满堂彩规则醉心其中。

于是我的古情之情,穿越时空。

日中寻古,是陶潜的那份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恬淡;是魏帝“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”的豪壮;是易安“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”的欢愉;是放翁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”的洒脱。

而在美丽的花儿脚下,一段段丑陋、肮脏的根,都在为花儿源源不断地输送养分,为花儿的争奇斗艳提供“资本”。

台前幕后,仿佛是一株等级制度严密的植物。有谁,负责博得众生一笑;有谁,负责提供条件。花是美丽的,那是外表;根是美丽的,那是心灵,是奉献。

螳螂,一种独特的生物,胸前时刻绷紧的两把大刀,就是它的特征。每到繁殖的季节,雄螳螂就会寻找配偶。为下一代的出生,雄螳螂和雌螳螂交配后,会把一切,都献给雌螳螂。对的,是一切,整个肉体。雌螳螂和雄螳螂有过爱吗?雌螳螂在享用雄螳螂的肉体时,会难以下咽吗?会泪流满面吗?谁知道。但她必须要吃下去,没一滴养分都不能浪费。因为,那是为孩子的出生而献出生命的父亲啊!

当小螳螂出声后,雌螳螂会否想起雄螳螂呢?那短暂、激情的下午。

于是,雨中,檐下摇椅上,坐着我;手中,一本古书,一壶香茗,岁月已遮,可我心中,依然如梦。那映日的心,昼夜无眠,昼夜无眠……

心中不老的古典,使我如风,飞过黄河、黄山、长城、长江;使我如燕,翔过绿色、蓝色、黄色交织的家园,遨游四方。

于是,我在想啊,在舞台上,一个个长着漂亮脸蛋的帅哥、美女,在镜头前尽情的展现自己的才华、口才、演技,博得观众的欢笑时,幕后的化妆师、服装师、灯光、特效,以及扛了一辈子的摄影机,可能没上过一次镜头的摄影师。有谁,在欢声笑语中会想到他们,所以,满堂彩规则很少看电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