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街机|哺育我的家乡

直到下第二节课,雾终于真正完全散尽,金色的阳光照得大地一片光亮。

吃过早饭。ag街机背上书包去上学。小路边的狗尾草上沾满了毛茸茸的霜雾,雪白雪白的,活像一条条白狗尾巴。平时人们不在意的、细微得无法看见的蛛网八卦阵,由于沾上了霜雾,看去沉甸甸的,像盛了食物的网络。走在桥上,只见河面上的雾气还在一团团的像炊烟似的升腾。走过桥去,在路口遇上了我的好友武英和梅。看着她们眉毛和头发上白花花的霜雾,我不由得笑道:“瞧,你们都成了自毛女啦!”她们也说:“看你自己,不也成了小老头了。”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……

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男孩,我的家在农村,曾经我也向往过哪些只有四面高墙的城市孩子,他们玩过了许久的cs游戏,我们才是闻说,似乎所有的优享都是他们的特权,也羡慕过他们优越的生活环境。也曾抱怨过自己的生活,尽管如此,但我仍喜爱我的家乡,这个一下雨就会泥泞的村庄,就是这个被叫做永丰堡的村庄,这个在马路两旁都载满树木的闹街上,却用绿色素描了我无邪的童年,用绿色记载了我青春五味瓶的别样!

初冬的一个早晨,我开门看去,嗬,今天的雾真大!外面白茫茫的。大雾淹没了村庄,淹没了田野,连我家门前的那棵大榆树也只能模糊地隐现它的轮廓。

一走到公路,雾气越加浓重了。柳树叶上的水珠在滴滴嗒嗒地往下落,有时滴进脖子里,凉飓飓的,不禁打个寒战。路面上光亮亮,湿漉漉的。平日疾驶而过的汽车,今天只能不住地响着喇叭,睁着失神的大眼,喘着粗气,像甲虫一样慢慢爬行。往日闪电似的一掠而过的自行车再也无法快行,骑车人有时不得不下车推行。行人着急得直嚷:“这雾真讨厌、我们快赶不上班了。”



没有锦绣山川,没有涛涛的江水,没有神秘莫测的森林。有过飞扬的尘土,有过“嘀嘀”的警笛声,有过不停的叫卖声,有过大雨的洗涤。在这样喧嚣的环境下,塑造一个阳光,开朗,乐观而有聪明的90后男孩。而我,就是那个在喧哗闹街上长大的男孩。

在我的家乡,并不是家家“宝马”“奔驰”的时代,只拥有一种别具一格的热情豪放的直爽,华丽的语言渲染了他的朴素美,却在记忆的脑海中,勾勒了无尽美好的轮廓,我家在街道旁边,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,门后是我最好的栖息,望着深邃的天空,感微风细吹,依然习惯用这样的方式来丢掉昨天过去的忧伤,细数过往的车辆,络绎不绝的人群,描绘着那点瞬间的片刻,也就是家乡街道的这片故土,上面深深印着我所有无尽的回忆,那一次幸灾乐祸是坏坏的偷笑,那一次邪邪的聪明,那一次天真的傻气,那一次成功的喜悦,那一次软弱的自豪,记忆犹新的还是那一次最不希望的挫败。在这儿,有值得我回忆的事,有值得我怀念的人,任何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一次的雕刻,家乡的每一秒回忆的银河,还在不断的上映。每一颗行星的闪烁都是每一片刻的瞬间。

我跨进校门,校园里也是大雾弥漫。那一幢幢教学楼影影绰绰,若隐若现,好似琼楼仙阁。第一节课散时,太阳已升得老高老高,这时空中下层有雾上层散,另有一番景色。ag街机们站在三楼望去,操场上旗杆的下半截依然在烟雾中,可是上半截却看得非常分明。风中轻轻飘拂着的国旗,在阳光下显得分外庄严美丽。